三分28

                                                                          来源:三分28
                                                                          发稿时间:2020-08-07 14:35:51

                                                                          随着再审程序的启动,2018年6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玉环案”启动了立案复查。尚满庆也发现,张玉环的两份有罪供述是前后矛盾的,在作案地点、手段、抛尸时间上都有出入。又经过两年的取证、审查、等待,张玉环终于在被羁押了近27年后无罪释放。

                                                                          宋小女写道,她当年将两个孩子给老人照顾,一边打工一边继续为张玉环申诉、上访。后来查出肿瘤,怕拖累了家人,她迫于无奈决定改嫁。

                                                                          受害者家属刘荷花家。在张玉环被无罪释放后,她离开了村庄

                                                                          1998年,有一个好心人告诉我,要写信到北京才有用。我认识的字不多,只能一边查字典一边写信,我写了五六封信寄到北京,也没有回音。

                                                                          当初的两个孩子确确实实是死掉了,以一种极为残忍的方式被杀掉了。恨了近27年的“凶手”突然被宣布无罪回来了,那真正的凶手又是谁?真凶在哪里? 谁能给死去的无辜的孩子一个说法?

                                                                          1994年6月,我去深圳打工,继续上诉,但是像踢皮球一样,没有消息。

                                                                          在孩子遇害后,刘荷花好几次哭的晕死过去,从那时候起身体一直不好。孩子遇害的第二年,另一个孩子掉到水里淹死。连续的失子之痛,让这个女人、这个家庭几乎无法承受。

                                                                          两个孩子,一个四岁,一个六岁。两家和张玉环家都是屋前屋后的距离,三家孩子年纪差不多大,三家大人也经常一起聚会走动。在警察把张玉环带走前,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老实巴交的张玉环。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27年,但张峰依然对这个案件记忆深刻。在张玉环无罪释放的消息传来后,张峰曾经跟张幼玲通过一个多小时的电话,电话内容就是围绕着张幼玲为什么要把张玉环“放”出来。

                                                                          2011年我被查出宫颈癌,必须要动手术,我本来不愿意再借钱,害怕治不好拖累家人,我老公四处借钱,我才开刀治疗了卵巢癌。但前段时间去医院复查,查出来卵巢又长了瘤。但是现在,张玉环的事已经得到了解决,我的两个儿子也都成家了,我不像以前那么害怕做手术了,不像以前有那么多的担忧了。现在,我要回到我老公身边好好陪伴他。以前我回江西看婆婆,老公都陪着我一起去,我东奔西走为张玉环申诉,他也十分理解我。我很感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