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理默克尔结束自我隔离 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


报道称,特朗普在一封信中写道,他不再对阿特金森充满信心,他稍后将向参议院提交该职位的新候选人。特朗普的决定随后遭到民主党人抨击,他们指责总统“在把情报工作政治化”。

1983年8月至1984年7月 包头钢铁公司炼钢厂铸锭车间助理工程师;

1998年12月至2002年8月 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炼钢厂厂长;

美国的抗疫差得出了圈儿,无论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都严重低估了风险,未做任何准备,之后又陷入一片慌乱。湖北当初发生的各种错误和问题正以放大数倍的方式在美国,也在其他欧洲国家上演。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那些做得最差的国家,美国肯定是其中之一。然而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不仅他,在抗疫搞得同样很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升得更快。报道说,在10个“大型民主国家”,自疫情暴发以来,领导人的支持率平均上升了9个百分点。这是很大的增幅。

不仅特朗普没有受到疫情大暴发的伤害,在美国的“震中”纽约州,州长科莫凭借着天天开记者会,不断上CNN与他的胞弟“公私兼顾”地聊天,扯当年父母最喜欢他们俩当中的谁,同样支持率大幅上升。这位州长的实际履职表现要说糟透了,因为他没有让纽约的疫情得到任何缓解,但他居然被很多人捧为“英雄”。舆论已经预测他将是下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甚至有人鼓励他这次就杀出去,取代在疫情中几乎被边缘化的拜登。

2009年5月至2014年1月 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包钢稀土(集团)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1984年7月至1987年9月 包头钢铁公司炼钢厂技改科、技术科助理工程师;

2014年1月至2018年11月 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包钢稀土(集团)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