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彩票

                                                                            来源:一点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07 05:01:30

                                                                            事发当日13时2分左右,该公司负责留守污水处理站看门女工唐某和工友汪某吃完午饭后在院内走动。9分钟后,唐某走到絮凝混合池,擅自打开污水絮凝混合池帘子向里张望(门框帘子未加安全防护设施),不慎坠入池中。紧随其后的工友向跌落池中的唐某喊了两声无回应,工友立即向隔壁生产厂区方向进行呼救,并给厂长打电话。

                                                                            明明这些事实桩桩触目惊心——人口占世界人口比例约4%的美国,其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却占全球的20%以上;其接纳人口不到总人口1%的养老机构,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却占全国的40%;每1450名美国黑人中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是美国白人的两倍多;美国两所监狱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比新西兰整个国家还多;还有,失业率上升到14.7%,达到1948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超过2600万人失去了工作……[1]

                                                                            美国是新世界的征服者建立起来的,在其历史的起点上即混合着罪恶和对罪恶的重新说明。这是一种集体的原罪心理,而这种原罪心理也决定了美国社会永远不可能对自己进行真正的反思自省,因为反思到底就会碰到最深的罪恶,根本无法正视。

                                                                            为什么美国舆论众口一词一边倒地指责中国?因为这个丧失了反思自省能力的国家,无论是精英还是民众都只能在指认外国敌人这方面找到一致性,除此之外在几乎任何问题上都没有共识。

                                                                            或者说整个西方社会都是如此。正如美国左翼作家、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所说的:

                                                                            根据尼尔·弗格森的数据,在现代美国的版图内,1500年时有200万名原住民,到了1700年只剩下75万,到1820年只有32万多了。[9]

                                                                            这就没救了。其他的社会并不会如此浑浑噩噩,只有长期以来用娱乐至死代替郑重其事、用伪造的真相代替真实世界、用虚假的信息自由代替专业知识的社会,才会如此,而不幸的是,美国社会正是这样一个社会。

                                                                            死于白人殖民者之手的无数原住民冤魂至今也不会瞑目,因为后代的很多人真的会以为他们“为了娱乐消遣和逃避劳动”而自杀。

                                                                            但是,政客们之所以还能始终如一地用如此离奇的谬论来让美国公众相信他们,就是因为他们确定美国公众早已经不会正常思考了,早已经被他们无数次重复的谎言和无数个误导的说法彻底“洗脑”了。

                                                                            对世界的征服多数情况下意味着从与我们自己肤色不同、鼻子稍扁的那些人手里把土地夺走。当你仔细地审视时,这并非一件美妙的事。只有观念能实现这种征服。不是虚假的感情,而是一种对于观念的无私的信仰——这是你可以树立的某种思想,向他膜拜并祭祀的事情……[11]